2012年7月13日星期五

為乜孩子沒有選擇權!?

與將升讀中四的孩子談國民教育,孩子認為如果成人們「霸王硬上弓」硬推『德育與國民教育』,中學生還能以「陽奉陰違」方法消極抵抗,初小學生卻無法辦得到,而且對他們實在太殘酷。 

孩子憤憤不平問,為何自己是受眾,卻無發言權,亦不能拒絕,成人世界實在太霸道,口口聲聲為孩子好,實質是企圖把自己的意願強加於孩子腦裡去,不是「洗腦」,是甚麼?

面對孩子的質問,腦子頓然閉塞,無言以對。孩子不但沒有主導權來到這個世界,還至少有13~14年沒有選擇學習甚麼的權利,一句〝孩子不懂,為孩子好〞,一切便由成人安排。從幼兒班到初中,孩子變成「鴨仔」,被不同成人填充腦子。

為乜要有國民教育?因香港人不夠愛國!?為乜香港人一定要愛國?因為香港已回歸中國!?中國人為乜要愛中國?因為不愛自己的國家是大逆不道之事!?為乜不愛國家便不對?因為中國人就要愛中國!?

六歲這年,阿貓在波士頓某兒童醫院跟一群不同膚色的病友爭論自己是甚麼人,我們都認同大家都是「美國公民」,卻不是「美國人」,我們都各自有獨特的「身份」-「美藉X裔」。

出院回家問爺爺,我為何是中國人?風趣的爺爺給了一個可愛的答案,100%滿意,緊記至今。

爺爺笑著說,〝因為我父親是中國人,所以我是中國人。因為我是中國人,所以我的孩子,妳的爸爸是中國人。因為妳的爸爸是中國人,所以妳是中國人。〞

我接著問,〝Helen 說,她是南韓人,她很愛南韓。Alan說,他是馬來西亞人,他很愛馬來西亞。我是中國人,我是否也要很愛中國。

爺爺哈哈大笑,〝孩子,妳愛不愛中國,以後再說吧!待妳長大後,認識了中國,才決定愛不愛中國也不遲。〞

爺爺去世後,我回到香港的家,才知道香港是個殖民地,中國是赤色的,正在搞「文化大革命」。我入讀天主教中學,偷偷跟家在「九龍寨城」的同學兄長,每星期日下午去新蒲崗彩虹道的『向陽樓』學習《毛語錄》與樣板芭蕾舞。

我沒有被「洗腦」,『共產主義』沒有令我愛上中國。反而中文與中史老師的教誨,令我愛上中國文化。升中四時,我選讀理科,卻愛上中國歷史,課餘只看這類書。

改革開放後,一有機會就做「背囊族」跑遍祖國大江南北。壯麗河山,令我悠然神往,發覺自己有點愛上中國。8964後,我動搖了。中國變成強國後,我不再動搖,肯定自己無法愛上這個國度,同樣也無法恨這個國度,因此經常在矛盾裡心痛。

我極之痛恨香港要推行國民教育。我極慶幸沒有孩子要受這個磨難。我極困惑為何沒有家長跑出來撐孩子「反國民教育」。我極厭惡為何沒有老師走出來協助孩子「反國民教育」。我極奇怪為何沒有學者站出來支持孩子「反國民教育」。

香港成人世界發生甚麽事,為何要這群「學民思潮」孩子如此孤掌難鳴?香港的成年人難道不知「醜」字如何寫嗎?

6 則留言:

  1. Where are the teachers and parents?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他們現在有行動了,真好!

      刪除
  2. 今天看“城市論壇”那位「少先鋒」余老師最後一刻拍檯怒駡,“國民教育“立時醜態畢現,
    把觀眾看得心驚肉跳。
    “學民思潮”的孩子們都很勇敢地鬥智鬥力, 亦很辛苦。 希望家長及老師們都像吳美蘭老師
    一樣站出來發聱及支持他們。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