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月4日星期二

辦不到的愛情!

華叔病逝,有人批評香港上演「抽水(神化)司徒華運動」。沒關係!反正香港政壇值得阿貓抽水的人不多,華叔走了,怕以後再無機會“抽水”。傳媒排山倒海的回顧,最吸引阿貓眼球的,竟然是篇幅不多的「華叔戀情」。


終身守着承諾,以“有人心裡愛着自己,自己心裡愛着她,也是一種幸福”詮釋愛情,這份忠貞,至少阿貓辦不到。牢牢把一個逝去的人放在心頭,偶爾翻出來回憶已不容易。華叔卻能終身履行對她的承諾,而且是默默在心許諾,用一輩子行動對現。80前的阿貓也驚訝如何完成,何況視愛情快來快去的80後。

華叔傾慕的戀人,近世同樣難找。因為絕症當不起正常女友與妻子的責任,揮慧劍斬情絲,忍痛離開,該位老師當時的心情,非筆墨能形容。易地而處,阿貓辦不到,非死纏對方不可。生病時,最需要相愛的人扶持,說我自私也好,死在郎懷抱是女人的私慾。

自己與華叔有類同的經驗,年輕時有深愛的人,也曾訂下來生之約。不幸地,一次突然的意外,他走了。生活周遭一切依舊在轉,只有自己的時間忽然停下。淚流乾了,卻無法減輕撕裂般的心痛,一年又一年,怕見人,沉溺在研究工作中。

這剎那,不敢想未來,時間似乎起不了治療作用,最恐懼研究階段結束,下一步該如何走?直至遇上阿狗,有親人的感覺,是愛情,是依賴,不肯定。怕…,怕再失去,卻無法不承認自己要生活下去。

問…,不停問…。問他,我能愛別人嗎?沒有得到答案。繼續問,依然沒有答案。結果不知錯對,開展新的感情。相愛,結婚,成家,一起走過1/4世紀。他知道他的存在,不主動問,願意聽。他有足夠自信,這是愛妻的人生點子,沒必要删掉,亦無法抹去。

不會忘記他,沒有過去,那有現在?跟阿狗同樣有來生之約,一直令我困惑。某日,受不了,向阿狗坦言有恐懼,不知如何辦?兩個好人,兩個相同盟約,來生如何是好?

阿狗若無其事地說:“不困難,殘忍點,像今生在不同時段出現。搞鬼點,同時間出現,看誰有本事對妳好,令妳更幸福快樂。放心!到時我會盡力而為,不會輕言認輸。”

對!阿貓確實很自私,他知道,阿狗也知道。有些忠貞我辦不到,我需要被愛,我需要愛人,相信他會明白,阿狗也能明白,這是阿貓的一部分。

1 則留言:

  1. 很羡慕你有一个那么忠诚的伴侣。

    回覆刪除